当前位置:司粱文学网 > 末世危机 > 利刃侠

第一章:面具人

我现在不知道我在什么地方,但不是我要回家现在的天色已经很晚了。

但我也不知道这里的路这么走,我现在也只好打开手机地图看手机地图了,我的手机上是百度地图,打开手机看看回家的路。

而我手机上的地图是非常的不清晰,画面是非常的简单找不到回家的道路。

在我以前的时候找不到去哪里的道路的时候就会用手机地图来找,这样的话就会非常的见到了,我以前常用。

只不过现在不一样了百度地图降级了,我以前只听说过软件可以升级,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软件可以降级呀(而我是这么知道的软件可以降级)。

而我手机里的地图现在非常的简单了,就连有一些的没有名的道路现在也没有了(真奇怪我这么会在这里)。

我现在也知道在这个不清晰的地图上照到家的位置,然后在找到我现在的位置,然后直线走过去。

我记得以前在我的手机上设置好了位置,手机就会自动的给我规划好最近的路线,而现在就不可以了。

我现在也是非常的害怕,就是因为手机降级了再加上这里是乡下了,我现在非常的害怕,感觉我的脚下就是空的。

而我想自己走回去的时候遇到了我的人身第一件怪事,像魂一样的人。

也就在我按手机地图的位置走的时候,我看见了往山下走的神秘人,他们没有神情,这群人非常的冷漠(我就像是遇到了鬼一样)。

我想不管是谁在大晚上遇到这一件事也会害怕,而我没有像以前的那样的胆小也不知道是为什么。

而他从上山走下来没有看我就像我是不存在一样,他们就走在深夜的山路上。

他们就像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一样,我没有办法去形容他们就这个世界有多么的不服。

这样的一群人前后排的队,并不是可别的整齐,他们是故意这样排的还是没有没有经历排队来呢。

而在里面还是有和他们不一样的人,并不是他的穿着不一样,而是应为他的动作和在里面的其他的人不一样。

那个特殊的人看起来中有一种孤独感,在他的走位没有人,中有人和他保持距离,也没有感觉在可以的避开他是的。

他们没有一个人说话可能是觉得说话没有意识(也有可能是觉得悲伤不想说话)。

我只看见他们从山上往下走的时候非常的冷但。

而在队里最孤独的那个人在队里越来越慢,最后到了对的最后面,现在和队伍也有一点距离了(他也用可能是从一开始就是真吗慢的)。

在这个队伍里面看样只是没有人相互关心的。

这样的一群人孤零零的就像鬼魂一样的人,现在也有人出队了就是看起来就是看起来最孤单的那个人。

我本来是想上去跟他问路的,可是看见他那个恐怖的打扮在心里想就算了吧。

更让我毛骨悚然的事他尽然还带的面具,这个面具并不是什么有花样精致的面具,而是用一片树皮做的面具没什么工艺水平,可能就是从一块死树上面扒下来的吧。

当我看见这张面具的时候我的历史恐惧的,可是在我的内心里面还是想看见,面具里面的真正样子的。

就这样一张心里面害怕,可是在新的更里面是好奇的,就这样我的好奇打败了我的恐惧,就在那刹那间,我有更想看看她的面孔,就算是恐惧我也要看。

我:你为什么吗要戴的面具。

我不知道这么了,我在无意间,问出了这个问题,我也知道这样是否礼貌,可是我还是在不经意的时候问出了这样的问题。

他并没有把我当成陌生人和无礼一样看,他也没有在肢体上有什么多余动作。

面具人:你先看见我的脸么,你就不会害怕吗。

我的大脑一片茫然的回答了一个问题。

我:不会。

就这样我有不经意间说去来一句话

他就缓慢摘下了他的面具,漏出来了他那张非人非兽的脸。

我知道我现在的心里不应该害怕。

面具人:你这是在害怕吧。

我:没有。

面具人:不会是在硬抗吧。

我:没有的。

这简直不是人的脸,我刚看见这张脸时候是非常的惊讶的,没有人的脸长的比他还要恐怖了,我也是毛骨悚然的害怕。

他的脸就像是兽与人的脸结合在一起是的,没有人的脸比他更恐怖得了。

当他摘下面具的时候看见,我看见他的脸已经变醒的很严重了。

他的牙齿也不齐,而他并不是像正常人那样的不齐的,一个章常人的牙齿这么说也是左右去整齐,而他的牙齿是上下不整齐,非常的恐怖,因为恐怖我想终身也不会回忆的。

他嘴上的牙齿有的是上颚的往上涨,也有的是下颚的往下涨,有的牙齿是涨出来了还是不起的。

他的脸上一个波纹一个波纹的没有见过比他还有恶心的。

如果样那些有洁癖的人看见了不知道他们能恶心到什么样。

他摘下面具,依旧有种这个世界在排斥他一样感觉,但看上去他并没有对世界有任何的抱怨,这些感觉看他的脸上的表情就可以看去,他的脸上还是有表情的,神经可以拉动肌肉。

面具人又紧接的对我说:你看见我的脸没有害怕吗。

我再心里暗暗的想:他能说出这么一句话这也就说明,他以前的脸是被人看见过,而且对方还害怕。

第二章

我没有说话,在这种场景说不出来,我想也是很正常的吧。

面具人:我从生下来就是个畸形儿,在外面没有人想要靠近我,我从来没有想过成这个样,除了我的家人之外,随人没有其他的人想要靠近我但是我从来没有感觉到我孤单。

而我现在只不过是站在那里静静地听的他讲话。

面具人:反而有了其他的人我会有一种被被歧视的感觉,我一般是不想如人交流的。

我只一没有说话。

面具人:当我在别人的面前把面具摘下来时,他们第一次看见我会害怕,而到了以后就不一样了,他们会看我没有攻击性,反而会攻击我的。

我:那你不会反击吗。

面具人:不会的如果我反击的话他就会更大的来报复我,我也不想去欺负别人,从我出认识我在别人的看中就是一个异类,真么多的人就在排斥我而我的父母没有排斥我,而在这一点上我有时是满住的,而又时也是不瞒住。

面具人跟我说:你想小你就笑吧,我没有什么意见。

我也没有说话。

面具人:有的时候在我们家的亲戚也没有排斥我,而我现在就感觉没有人比我家亲戚更为我找想了,世上有谁能守护我到最我想就是我的家人了吧。

面具人:你是第一个看见我的面貌没有害怕的。

其实,我刚看见他的面貌时我也是害怕的直到现在还是有一点的害怕,只是没有一开始那么严重了,现在还时不时地害怕一点,我想没有几个人看见这张脸,心脏没有加速了吧。

面具人:在遇见你之前还遇见了很多的人,和我之前说的一样,第一次看见我还是非常的害怕,可是以后再遇见我就不一样了,他们反而开始攻击我了,一滴也不留情,应为他们是到我没有危险。

听面具人这样的说我楚然的感觉到他们是有多么的恶心,他们就是没有人性的而是兽性,有人样没有人性。

遇到你自己弱小的没有想要保护反而是想要加害于他,遇到比自己强大的人就像可怜虫一样,无救得人呀,你们样世界多么的压抑。

如果用一个定律形容他们那一定是垃圾人,并非说他们是垃圾,在垃圾人定律。

垃圾人定律说明

(是比如人体是一个垃圾桶,每个垃圾桶就要按时的往外排除垃圾。

比如:有一家公司领导有的时候会把脾气发给下属,下属再把脾气发给他们的下属,直到最后没有人可以发脾气了这些人就是垃圾人,他们不会放过任何可以发脾气的机会,见到任何软弱或可以嘲笑的他们就不会放过任何机会。)

这就是垃圾人

面具人:像你这样平静的人我从小到现在可从来没见过,像您的眼里丝毫没有有任何的歧视感人。

我:我对这个世界任何人是平等的我没有歧视任何人,可能我就是这样的人吧,可能也是应为我有这一点把,我才不会害怕吧。

你是个善良的人的面具人说,如果你有能是可以保护这个世界不被其他的人欺负,你可以去保护这个世界摸。

我:我回的世界是哪个不也有的人在保护这个世界吗,比如说警察。

-面具人:可是你看这个世界是公平但是别人看这个世界并非就是公平的,就像有的人曾经不平等的看我一样。

面具人:可是你看到的世界就是绝对公平的嘛,就算是你看着的世界是绝对公平的那别人呢。

我:如果我可以决定着一点的话我会让这个世界公平。

听他的话我现在要劲量少聊这个话题,现在我也没有办法改变话题。

面具人:我也和你想的一样希望世界是公平的,没有悲剧的世界。

我:这个世界也不是武侠剧和超级英雄一样会有人拯救一样。

面具人:他们就是在剧中惩恶扬善,在现实没有人会把他们当成什么,也没有一个是来样世界平等的。

面具人:如果说明天就是世界末日的话,那么上层少数可以逃走,下层多数的人要留下的话,到了那个时候下层的人们一定会反抗到底。

我:弄不好这一次的反抗上层也会一起灭掉。

面具人:没错,我就想和你这样说。

我:那么这世界是这样毁灭的。

面具人:如果说陨石撞地球。

我只是点了点头,没有说什么。

在《蜘蛛侠》里,彼得·帕特的伯父对彼得帕克说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,可在现实里有几个人可以做到,有人会有这么大的能耐吗,就算谁又能做到呢。

我现在要走了,但是他也不知道我要回去的路这么走。

可是我走之前必须要给他找一个东西给他当面具,因为他在摘下他的树皮面具时面具坏不能带了,我现在就要给他找了,找了不久看见一个破烂的通就用这个破烂不堪的通给他当面具吧,取下通的一面,在通的另一面帮上两股绳子也就成了。

而现在我要走之前我必须给他找个东西当面具,应为他在摘下树皮面具的时候面具坏掉了,如果不让他摘下面具的时候可能那个面具也不会坏掉吧。

我现在就要给他找东西给他当成新的面具,我看见了一个烂掉的熟料桶,就用这个给他当成面具吧,把桶的一面取下来,在这一面桶的两侧打上洞,再用线从两侧穿过来这个面具就好了。

面具人:遇见你很高兴,我想我这一辈子就不会忘记。

我也离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和他再见面,在我的还是有一张和他刚见面的恐惧。

热门小说推荐:给自己的世界一个梦〕〔我是坠妖〕〔红豆冰沙〕〔青花有泪〕〔血龙之帝业〕〔云中谁送锦书来〕〔爷就是开挂少女〕〔女孩的沉默天空〕〔斩妖除魔那些年〕〔许你余年〕〔美型妖精大混战之镜花水月〕〔火影之忻渝〕〔卜卦〕〔最后两个世界〕〔拽王子〕〔绝世仙农〕〔魔道邪圣〕〔轩辕傲天剑〕〔一生一世莲花诺〕〔伊人在异方〕〔沾满鲜血的羽毛〕〔再见和风〕〔暗夜冥王的逆天王妃〕〔我是狐仙也是猫〕〔超级驭尸系统〕〔朵儿的幸福生活〕〔天降赘婿〕〔九启封魔录〕〔帅气公子〕〔万界无限商人〕〔魔女传奇之修仙奇缘〕〔藏山海之暗潮汹涌〕〔废物〕〔只因我名叶逸辰〕〔七十八号事务所〕〔万剑斩苍穹〕〔只剩回忆乐〕〔人皇武神〕〔罪之囚〕〔听荷笙〕〔怡见倾郴〕〔不食人间烟火的月亮〕〔听见蝴蝶在飞舞〕〔武道必须莽〕〔语佛〕〔闪亮的光〕〔回眸一睹,世世如烟〕〔为大佬爆灯〕〔逆天邪宠之后妃倾华〕〔妖精日常〕〔重生女城隍爷〕〔快穿副本之为祸一方〕〔诡异玄传〕〔网游经典〕〔神话之逆天而行〕〔因果之我为蝼蚁〕〔契灵时代〕〔诱红〕〔断魂谷〕〔快穿之你是我的一缕阳光〕〔超新星的爆发〕〔天才枪手〕〔怪物来袭〕〔梦魂九转凌霄传〕〔静灵庵的会笙和小狐狸〕〔网游之冒牌大英雄〕〔朕的皇妃不好宠〕〔星火追忆〕〔前世今生之离奇故事〕〔猎奇日记〕〔杀出个太阳系〕〔快穿之无限穿越〕〔猎魔修士传奇〕〔踏雪落骄阳〕〔网游之唯我最狂〕〔TFBOYS之遇见归来〕〔深渊之末世系统〕〔苍冥霸天录〕〔思江楼〕〔曙光之罪恶深渊〕〔虚灵飞仙〕〔人生真只如初见〕〔玉箫醉〕〔魅公主的冰山王子〕〔枭少的薄情太太〕〔神殇之变〕〔封天女神〕〔一恋成痴:休想离开我〕〔漫技之现实纵横〕〔电竞总裁的爱恋〕〔灵魂夜行者〕〔末世诗章〕〔娘子一笑媚倾城〕〔穿越娘娘你别跑〕〔凤遇〕〔我本凡俗〕〔鬼系列之灯笼鬼〕〔飘风骤雨〕〔花千骨番外之无双如画〕〔左岸之城〕〔绝魂戏命〕〔青韵〕〔重生豪门之诡异萝莉〕〔重生之丧尸之地〕〔不要打扰任何人〕〔一切发生在许愿之后〕〔冥王报恩之你找错人了吧〕〔梦向篮筐〕〔天降兽妃逆天废材四小姐〕〔修者的传说〕〔长情花〕〔金书江湖〕〔魔尊的冷傲小娇妻〕〔蛮王〕〔假如明朝〕〔我当灵宠那几年〕〔极品小神农〕〔言论〕〔食命者〕〔闪电王者
最新入库小说:最强末日系统〕〔有主见的方润〕〔夏娜同人系列〕〔网游第二天堂〕〔走啊去捉鬼〕〔未来神话〕〔末日狂帝〕〔走啊去捉鬼〕〔盗墓王者〕〔利刃侠〕〔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〕〔刻浊星逝〕〔爆裂飞车之风之子〕〔末世来临之末〕〔末世来临之末〕〔白日极夜〕〔网游之重启战魂〕〔古荒道月〕〔火影之宇智波曦月〕〔洛克王国之征途〕〔苍茫末世〕〔恶灵之刃〕〔新夜半鬼叫门〕〔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〕〔坏掉的流年〕〔诡异童话〕〔末世来临之末〕〔永恒的长城〕〔觉醒之天下为敌〕〔网游之重启战魂〕〔启征途〕〔末世来临之末〕〔赛尔号之碧瑶〕〔巅峰枪王〕〔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〕〔名侦探柯南续篇〕〔爆裂飞车之风之子〕〔末世桐苓〕〔名侦探柯南续篇〕〔走啊去捉鬼〕〔网游第二天堂〕〔三千纪元〕〔传说之下之时间线〕〔冰封炽热的世界〕〔盗龙陵〕〔诡异童话〕〔恶灵之刃〕〔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〕〔冰封炽热的世界〕〔刻浊星逝〕〔洛克王国之征途〕〔末日狂帝〕〔戒不掉你的笑与酷〕〔网游之重启战魂〕〔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〕〔网游之重启战魂〕〔末世来临之末〕〔刻浊星逝〕〔三千纪元〕〔超时代:自由世界〕〔洛克王国之征途〕〔末世来临之末〕〔将恶人进行到底〕〔血降〕〔超时代:自由世界〕〔三千纪元〕〔废土生存法则〕〔戒不掉你的笑与酷〕〔网游之重启战魂〕〔宇宙纵横〕〔废土生存法则〕〔杀戮之后爱意尚存〕〔妹妹是假少女〕〔灵律神界之悲城〕〔超时代:自由世界〕〔启征途〕〔觉醒之天下为敌〕〔鲸鲨暗河〕〔苍茫末世〕〔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〕〔末世兽都〕〔未来神话〕〔灵律神界之悲城〕〔血降〕〔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〕〔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〕〔强宠小小姐〕〔火影之宇智波曦月〕〔未来神话〕〔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〕〔戒不掉你的笑与酷〕〔彼岸可有花〕〔苍茫末世〕〔巅峰枪王〕〔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〕〔妹妹是假少女〕〔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〕〔网游之重启战魂〕〔冰封炽热的世界〕〔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〕〔利刃侠〕〔盗龙陵〕〔凤舞九天必以长情〕〔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〕〔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〕〔盗墓王者〕〔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〕〔红颜乱之公主遗恨〕〔白日极夜〕〔EXO之你好鹿殿下〕〔恶灵之刃〕〔戒不掉你的笑与酷〕〔诡异童话〕〔巅峰枪王〕〔夏娜同人系列〕〔网游第二天堂〕〔冰封炽热的世界〕〔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〕〔恶灵之刃〕〔走啊去捉鬼
温馨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